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斋主博客

月明风清,与君徜徉。若即若离,思绪飞扬。

 
 
 

日志

 
 
关于我

不惑也惑,官禄无缘, 谨从本事, 一路风尘,荆棘时在, 桂花偶得。 沉静之中,几声怪叫, 惊得汗出! 仓惶四顾,看见可爱, 看见可笑。 一分侠气,两分热肠, 志小身轻, 三分诙谐,四分浪漫, 爱博心逸。

网易考拉推荐

醉心秋雨中  

2010-06-15 07:48:3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很早就想写一篇关于余秋雨先生的文章,始终不知从何说起。原来,爱,也可以这样深深地沉默;原来,深深地沉默可以将爱的醇香窖藏得更加甘洌绵长。

        我敬慕他,因为他的博学,因为他的谦和;因为他诗一样的文,因为他画一样的章;因为他独具的慧眼,因为他犀利的言辞,因为他无畏的个性,因为他伟大的人格……

        邂逅青歌赛,交心大文章

 对于一个喜爱音乐而又缺乏天赋的我来说,收看“青歌赛”的最初动力,只是为了欣赏那些美妙无比、斑斓纷呈的音乐作品。然而,我们却在这样一个音乐的海洋里,与文学大师不期而遇。作为连续三届“青歌赛”的文化测试的评委,余秋雨以他普及文学的教育服务,博古通今的文学素养,深入浅出的精彩点评,儒雅谦和的人格魅力深深感染了我。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如果没有余秋雨的点评,“青歌赛”的魅力还要逊色不少。

 我开始涉猎有关他的书籍,从他的文字里和别人的文字里搜寻他的影子。他的《文化苦旅》等文化散文风靡世界。辞职后更以亲身历险考察国内外各大文明为人生主业。所写的《山居笔记》、《霜冷长河》、《千年一叹》、《行者无疆》等,开启一代文风,长期位踞全球华文书畅销排行榜前列,已被公认目前全世界各华人社区中影响力最大的作家之一。在一次次与大师的心灵对话中,渐渐地,我体会到文化走到今天的明灭的厚重与步履的艰难,余先生走到今天的孤独与无悔,热情与执着。

 我欣赏他的文字——自然中有朴素的真理,跌宕间有奇拔的意境。文化的积淀,学养的厚重在这里闪光,它让你置身其中,又让你超然物外。就像去游览一座名山,满眼珠翠,却带不走多少,于是激起一次次重游的兴趣。我把余先生的书推荐给妻子看,妻子也成了“秋雨迷”,我又推荐给同事看,掀起了小小的“秋雨热”。

 缄口面对“批判”,公道自在人心

 曾经担心着,那对你无休无止的批判会不会把你压倒?曾经担心着,你在我心中的形象会不会暗淡?曾经小心地祈祷:不要让我爱错你!如今,所有的担心都已经被你的涅槃后的新生冲击地烟消云散了。我在远远的角落里为你祝贺,也为自己庆幸。

        近十余年来,余秋雨先生一直在以亲身历险的方式考察着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考察成果通过电视和书籍在全球华文界引起巨大反响。但在中国大陆的评论圈里,却一直有人对他进行着猛烈的“大批判”。尤其是这几年来,“大批判”的规模越来越大,几乎全国的报纸、刊物都有登载。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余秋雨先生很少为自己辩护,报刊网络上也很少刊登为他辩护的文章。原因是很多报纸宁愿登载“批判”文章,也不愿报道正面文章,致使很多反驳文章投寄无门。

        然而,当网上征集为余秋雨辩护的文章后,一时间,稿件如雪花般飘来……

        李晓均先生说:“余秋雨现象”的集体主角,是一群“稻草人寄生者”。他们借着“余秋雨”这个名字扎了一个稻草人,伪造他的历史,编制他的劣迹,描画得面目狰狞,再在头上插一个标签,然后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掷石游戏。在掷石时,他们好像与那个稻草人不共戴天,其实他们离不开这个稻草人,离开了,他们何以立世?何以成名?何以谋生?因此,他们只能一次次编扎,又一次次投掷,靠着那个稻草人寄生。海外学者把“余秋雨现象”说成是“失落者的寄生文化”,一点不错。

        金某人“咬嚼”余秋雨先生时,向全国报刊发布自己的身份是“《辞海》编辑”,结果各地报刊的标题均为“《辞海》编辑指出余秋雨的文史差错”。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编辑和出版《辞海》的上海辞书出版社公开宣布,隆重聘请余秋雨先生为《辞海》正版形象代表,理由是,余秋雨先生才是《辞海》的真正编写者之一。 这是一家出版社的仗义行为。

        上海师范大学的退休教师以《我们还活着》揭露了批判者的丑恶嘴脸和一贯行径。

        天津的《文学自由谈》本是制造“余秋雨现象”的一个重要暗角,看大势已去,也只得发表一篇总结文章,说明今后不再在这方面动作了。

         以文革造反派的做法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欲致人死地而后快;明为批人,实为抬己,尽捕风捉影之能事。只留笑柄而已。我想对余先生说:敬你,爱你,如故。

    寂寞的大师,平静的离开?

    人说:一个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一个可怜的生物之群;一个拥有伟大的人物而不懂得景仰和爱戴的国家,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作为新文化运动的先驱——鲁迅先生一生遭受迫害,是因为反动势力害怕了先生的匕首投枪,如今,那旧中国腐败混乱的岁月已渐渐远去。然而,新中国的文坛并不平静,埋头写作、不谙世俗的余秋雨先生却遭到了别有用心的人一次次投枪匕首的攻击。——“东坡何罪!唯名太高耳!”

       我们有幸与余先生生活在同一时代,却看到他遭受被批判的厄运而无能为力。 一直以来,他经历着批判的风雨,却依然埋头写作。而现在他对文化环境,已不再乐观。他要离开。他说,如果不离开,有三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他的书被疯狂盗版的势头得到遏止;
        第二个条件,诽谤、诬陷、侮辱被认为有罪;
        第三个条件,报纸刊登了毁人谣言,一经查证需要道歉。
        他说,估计在他的有生之年,看不到这三个条件实现的可能,因此只得离开了。

        有人劝他不要离开,有人支持他离开,我知道,这都是源于对先生的敬重和爱护。
        而且,他有他自己的梦,虽然这个梦在大家看来过于天真浪漫、特立独行。我倒觉得那才是先生!只不过这梦里还有一点趋与避的迟疑,屈与倔的矛盾吧?他在灾难岁月失踪于半山老楼,在热闹岁月失踪于江轮舷边,在高校校长当得最好的时刻让车轮碾着湿漉漉的落叶远去,在佩特拉挥泪告别爱妻后失踪在伊拉克……最后,我们又知道,他与妻子有一个借住海岛的梦。

    余秋雨先生说:

    生命的存在过程,都是向不同空间的“借取”过程。我这一生向农村大地借取,向城市街道借取,向书本课堂借取,向灾难诽谤借取,最后又向人类各大文明的废墟借取。除了不断借取外,生命本体是“空”。
    在这过程中,许多神秘现象一直笼罩期间。例如,家乡那座作为家族起点,也作为总结的山;那位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名字却没有留下自己名字的祖母;那个剥夺了我叔叔生命却又赐给我一个妻子的省份;那个童年时听到的有关古书的传说却让我在灾难岁月得以实现的半山;甚至,那个向宿命一样几十年间总是在关键时刻给我带来巨大伤害的“金牙齿”……这种种“首尾相衔”的呼应,让我感受到生命的诗意。
    我的好朋友龙应台女士在境外电视台为我的处境打抱不平,说“如果余秋雨先生不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将会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好些海外读者知道我的处境后,纷纷要我移居到他们那里去,欧、美、日、澳自不必说,甚至连居住在非洲肯尼亚的华人也发出了这样的邀请。但是,我年岁已经不小,又热爱这片沉淀着汉唐遗迹的土地。这就构成了下半辈子最大的矛盾:想要有干净的写作心境,只能离开;不想离开,就不能再写。我选择了后者。
    这些年,一年的主要时日,是躲开人群,与妻子马兰悄悄在各地行走。在我们旅行期间,内蒙古额尔古纳市的女市长(我的学生)送给马兰一匹非常漂亮的三河马,现在还养在额尔古纳的马厩里,这牵动着妻子很深的思念。她喜欢浓茶、胡椒和清炖羊肉汤,在埃及的卢克索和西奈沙漠像是回了家,总是快速地消失在荒山间。因此,她似乎是骑着骆驼和马匹来到我身边的。其实,她也在提醒我,我们是谁。
    去年在呼伦贝尔草原,她开着一辆美国的“牧马人”吉普,我坐在她身边,一直往北开,没有路,只有草和花,直到天边。车很颠,就像坐在马上一般。
    ……

             我想说:先生,请不要离开!你是中国乃至世界当代文化的形象大师!那些爱你的人品和文品的大方之家和醉心于文学江边玩耍的孩子们想一直在你的文字和思想里充实而快乐地成长。

醉心秋雨中 - 清风有约 - 清风斋主的博客

 余秋雨与妻子马兰

醉心秋雨中 - 清风有约 - 清风斋主的博客

 秋雨书法

醉心秋雨中 - 清风有约 - 清风斋主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