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斋主博客

月明风清,与君徜徉。若即若离,思绪飞扬。

 
 
 

日志

 
 
关于我

不惑也惑,官禄无缘, 谨从本事, 一路风尘,荆棘时在, 桂花偶得。 沉静之中,几声怪叫, 惊得汗出! 仓惶四顾,看见可爱, 看见可笑。 一分侠气,两分热肠, 志小身轻, 三分诙谐,四分浪漫, 爱博心逸。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中的不期而遇  

2010-07-18 18:45:2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到山东旅游,结识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导游,叫马书增。

他一到我们单位就打听:“你们单位谁是李清风啊?”

我很惊异,眼前这个很精神的小伙子我从未谋面!

“你怎么知道李清风?”我问。

“我听我哥哥说,清风是你们单位的,在政府办待了两个星期,又回去了。”

“你哥哥叫什么名字?”

“马书亮”

哦,怪不得!这才看出这小伙子的眉宇间有书亮的影子。

八个月以前的一段人生旅途的小插曲又在心底幽幽地回响……

那是去年的11月份,一位在政府文卫科当科长的同学打来电话说:政府办资料科要招用写材料人员,我首先想到了你,你准备一下,停一天参加考试。我说:太突然了!我还要考虑考虑。况且,我在现在的单位挺好的……他说:不要糊涂了!这是你千载难逢的进城的机会,我已经替你报了名,一定要来啊!

朋友的热情让我无法推辞,推辞就是矫情,就是不领情。不过,至今我也没有回报他的关心和帮助。我不得不如期参加考试。考场上我与二十多个考生一起应战比拼,却毫无压力。心里说:考不上拉倒。

也许是轻松的心态帮助了我,竟然考了个第一名。

教育局把电话打给了校长,通知我到政府办报到。我当时和校长一块儿在车上,他挂了电话,沉默了一会才告诉我,我知道他不舍得让我走,还有,他当时可能埋怨我没有提前告诉他,其实,我对进政府本来就没有多大的热情。

我说:“不去行不行?”校长说:“这是组织安排,岂能儿戏?”后来又打趣说:“去了也好,政府里也有自己人了!”

我于是怀着复杂的心情去政府办报到了。我的同学陪我去见麻主任,麻主任说了一番“先相互适应”和鼓励的话,就由王主任负责安置,王主任说:“你的笔杆子不错,三个评委分别打分,一致评你为第一名……好好干吧,资料科是个锻炼人的地方,也是个培养人的地方,前途无量啊!”我小心地应和着。

接着就由赵主任领我到资料科同科室人员见面。我有幸认识了曲海章、赵亚鹏、许国宪、马书亮、丁利超等五位同事和朋友。听说,还有一位女同志,是协助国宪打字的,只是不常来,所以一直没见过。

曲海章是资料科科长,三十出头,快人快语,精明强干,既有为政的谨慎,又不失江湖的豪爽。工作过细且精力充沛,与大家一起熬夜审稿,字斟句酌,是我学习的榜样。对我这个虚长几岁的老兄,他总是十分客气,他谦虚地说:“你是县长签字调来的,文章肯定写得不错,以后多指教啊!”在生活上,他也给予我很多关心照顾,至今心存感激。

赵亚鹏是副科长,白净的面庞,温文尔雅,给我最初的印象就很好。他性情温和,话语不多,柔柔的,沙沙的,却带着幽默。金丝眼镜后面那双含笑的眼睛略有泛红,还时常带有一丝羞涩。

许国宪是老打字员了,虽然只有三十多岁,却已在资料科的电脑旁坐了八年,几乎所有的政府文件都是经过他的手敲打出来的,以至于他想调换一下工作岗位,领导都一次次拒绝:你走了,谁来干?他为人随和、直爽,工作的间隙里,时常会听到他高声的谈论和爽朗的笑声。

马书亮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轻声轻语里透着机灵。他也默默地为我做了很多事。我上班后,本来负责给姚主任的办公室打扫卫生的,这项工作要在八点半上班以前完成。可是我晚上回家住,第二天打车过来的时候往往正好到上班的时间,没时间打扫了。书亮便让我把姚主任的门钥匙放在办公室,如果我来晚了,他就替我打扫。我虽然每次都尽量早来,可书亮总是说:没事,我已经打扫了!

丁利超是这个科室唯一的大个子,大概有1米80。他是从四疃镇抽调过来的通过考试招录的年轻干部,还没有结婚。他中午总是和我在机关食堂吃饭,因此有了更多谈话的机会。相处中,知道他是一个有能力、负责任的好小伙。

在这里我感受着同事的关心,朋友的温情!

可是,我却怎么也难以进入角色。

进出之间,应付着楼廊间的退避,电梯里的寒暄……每天坐在那里,手捧一份稿件,反复揣摩如何更好地表达领导要表达的意思,对着一组数据反复斟酌增减,只为好听,无需真实。但这就是工作。

我觉得我就是一名教师,在我心灵的柜台上只有一个“教师”的标签。我觉得学校和政府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地,前者是小桥流水,后者是朱门金殿。

这里的氛围让我很不适应,可是很多人并不觉得,甚至很享受。也许本来就没有什么,倒是自己的心理暗示把这种官场气强化了。在学校里,当了校长也进不了官场;在政府里,即使是小卒也避不开官场。自以为还算有点素质的我,到了政府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时间丢失了乡下的洒脱和游刃有余,显得木讷、笨拙、手足无措。

崇尚自由,性情直爽,再加上骨子里那点可怜的清高,使我与这里的环境貌合神离。就像我当初预想的那样,忍受了两个星期的心灵的煎熬,我选择了离开。

很多亲朋向我表达不解和惋惜,可是我不后悔。他们的快乐不是我的快乐,那里不是我心灵的庄园,我需要的是快乐而充实的属于自己的人生。元旦到来的时候,曹校长说:“元旦教师联欢会是你倡议的,你既然回来了,还是由你来主持吧!”

生命中的不期而遇 - 清风有约 - 清风斋主的博客

 

我于是在调回后第一次公开露面。老师们相互惊喜地用眼睛询问:“李老师又回来了?”我手执麦克,走上舞台,激动地说:“乡亲们,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话音未落,掌声雷动。我知道,这才是我的天地。

后来到资料科收拾物品的时候,海章他们正好都在,就一起帮我收拾,其实也没有多少东西。海章和亚鹏一直把我送到楼下,我强忍着眼泪,他们两个人的眼睛也似乎红红的,不住地说:真没想到……说走就走了……再考虑考虑吧!我说:不要送了,再送我的心里更不好受……

除夕夜,我收到了他们新年祝福的短信,心里暖暖的。

我明白:有时候一条短短的路,却需要用一生去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