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斋主博客

月明风清,与君徜徉。若即若离,思绪飞扬。

 
 
 

日志

 
 
关于我

不惑也惑,官禄无缘, 谨从本事, 一路风尘,荆棘时在, 桂花偶得。 沉静之中,几声怪叫, 惊得汗出! 仓惶四顾,看见可爱, 看见可笑。 一分侠气,两分热肠, 志小身轻, 三分诙谐,四分浪漫, 爱博心逸。

网易考拉推荐

文如其人  

2011-02-08 15:17:52|  分类: 清风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是我一个庆字辈的堂叔伯兄弟,初中毕业后便务农经商。三年后怀揣梦想应征入伍,如今,不到30岁的他却在部队的文学天地里渐渐崭露头角。

今年年底,文给家里寄来一封信,我忙给他家里送去,二婶(文的母亲)接住信后,又忙叫住我,转身打开靠在东墙的立柜,一边摸索一边说:“文写了一本书,很早就想送你一本,只是拿来的那本封皮破了,他说拿不出手,又特意捎来一本新的,说是等你回来了,一定要让你看看,文说也就你能看懂了。”我接过来,欣喜地,是一本诗集,名字叫做《无岸之河》。我说:真好!文也出书了!

我第一次知道文具有玲珑的文才还是来自于他两年前寄来的《空军文艺》杂志,里面有他采写著名演员沙溢的一篇文章,名字大概是《影视天地一沙鸥》,文笔流畅,意韵饱满,堪称佳作。我当时就想:文弟会成为一名好作家!

如今,捧着这本厚厚的诗集,我笑了,为我的评断应验庆幸,更为我的小弟庆幸。并且,我还知道了,他现在已经是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空军文艺》编辑,发表了300余首诗歌,先后获得过全军文学征文奖,空军蓝天文艺创作奖,国家文化部群星奖……

他对得起他的名字!

我几乎一口气读完了这本诗集,不敢说太懂,但我敢说:所有拥有这本诗集的人中,不会有几个比我读得更深更细。

文把《致长空》放在首辑,这是应该的,这是他作为空军的一员在用文字向战友和人民敬礼。那些心语道来的都是军人的情怀,我怀着敬畏的心情读着,不敢妄语。

慢慢读下去,他的诗和我的心越走越近。那《大写的中国,画笔正酣》,让我震撼!

 

我取了青山的青,调色

有青山在我就能举起火炬

我取了火焰的红,调色

调出比旗帜更红的黎明

我取了江南的风,调色

有湖泽在我就能养出青莲

我取了莲花的白,调色

调出比祭碑更白的壮烈

我用西湖水洗了狼毫

我用昆仑山做成镇纸

画一幅江山秀美少了灵气

滴几滴历史的血才显丰润

还要画一幅日月齐明

还要画一幅天下为公

我把自己也磨成了颜料

涂成一卷大国的千古跌宕

 

他写陶潜——

车马喧是一个小人

偷走了隐逸半生的雏菊

书斋外开辟一小块南山

种点不结政治的抒情……

 

他写李白——

……

闲云吹到殿堂

野鹤睡在阁楼

格律当酒饮一瓢浊世

倒不如

青山点墨挥狼毫

白发当桨催轻舟……

 

他写曹雪芹——

……

金缕玉衣的乞丐

五千年能有几个

咳出血的寒冬

北京郊外的陋室

传来一声名著的啼哭……

 一点点读下来,我一次次被金玉般的文字所打动!

 

在文的世界里,生活半斤,诗歌八两。

他有一个笔名叫麦戈,麦是农稼,戈喻兵卒,他说自己不过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普通一兵。

在公主坟旁,在牧归轩里,在匆匆行色的路上,在哈密戈壁的月下……他执笔为戈,在心田上挥汗歌舞。

他《怀疑》一切,却听信了《谎言》。他也《说谎》,他说《春天没有方向盘》,他乘坐《到天堂的航班》《与李白对饮》。他说今夜暗淡了《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他蘸着心血书写白雪《情书》,沉醉于那《盲目的幸福》。他还说:在《半亩诗田》里,《我和思想同居了》,我《删除》了很多人,却割舍不下与你的《关系》,你知道吗?在安放心灵的《居室》里,《我离你的心灵零点零一公分》!

阎肃老师赏赞他的诗集,并寄语:

军营绿野春风暖,士兵情怀总是诗。

而他却说:这些诗不过是可以“心灵借宿”的地方,是青春史里若隐若显的路标和台阶……

 

不可否认,现在写诗的人越来越少了,读诗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诗是有心的。一百个人读同一首诗,便会读出一百颗心来,然而,在这一百颗心里未必有一颗是诗人的心呢!

因此,我们又不得不承认:有些诗是只属于诗人自己的。

农村里的人只关心自己的日子,不会有几个注目于这些风中的花,雪上的月,他们忙碌的时候俯身土地,悠闲的时候抬头看天,这天地应该是离他们最近了吧!可是,他们也很少有意识地去发现天地的美丽。

其实,在浮躁的都市里也不见得有多少文明是体现在经营诗意的生活里。人们也许更喜欢去听故事,宁愿整日埋头一部小说,也不愿花五分钟去品一首小诗。

即使前段时间有些人因为所谓的“羊羔体”而对诗人车延高口诛笔伐,对诗歌格外关注时,那目光瞄准的心里揣摩的是“羊羔体”的诗作的优劣,还是“纪委书记”高高的头衔,甚至是所谓揭秘鲁迅文学奖评选黑幕的刺激,鬼才知道!而那些表现的义愤填膺,骂起来头头是道的人们未必有几个真正看过那些诗作。他们就像站在剧场门外的闲客,随声附和着对场内戏子的褒贬,兴头一过,人群一散,便各做各的去了。

诗的鉴赏是最难的,因为有些诗只是诗人自赏的孤芳。诗在心中一人怜,诗在书上万人评。不过,诗人不会因为几句骂声而掩盖自己的心扉。虽然,没有诗,日子也便这样过,但为了让生活的苍白和庸俗再少一点,我们还是离不开诗的润泽和点缀,就像北漠的胡杨,冰山的雪莲。

但愿,我的文弟,继续以厚重为舟,奇拔作帆,在这荡怀阳抱雪的无岸之河上激荡出更加绮丽的浪花!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